查看: 567|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随笔] 场院里的那些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5 20: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李贺臣 于 2019-9-15 20:37 编辑

场院里的那些事
作者 李贺臣

   617917_20171231190415526020_1.jpg

      生产队那时候,秋天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队里的场院了。全队的人和粮食都集中到这里,整天忙忙呼呼的,有时还要拉上灯搞夜战。
      我们生产队的场院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春天这里种地,到收秋时,就把这里的庄稼提前收割了,然后平成场院。平场院时,就是把地先平整好,再铺上谷草啥的,然后泼上水,用大牲畜拉着打场滚子反复转圈压,一直压到和大路一样硬实,就可以在上面打场了。
      我们生产队场院的西北角有一个小房,叫看场屋。那是用石头垒成的,只有10平米左右。小屋没有安门,晚间就用几捆高粱秸秆挡风。小窗户就是一个豁口而已,啥时也不挡。看场的人,从那豁口处瞭望整个场院的情况。屋里只有一个土炕,炕墙一边有个很大的攮灶口,这是往里添柴烧炕的地方。
      看场的年年都是老戴头。他总是50多岁的样子,总是那身衣服,从不摘下那顶油乎乎的帽子。他一笑总是呲着牙。那样子,就和QQ聊天里呲牙的表情符号一样。
      在我10多岁那几年,每年秋季,队里的场院,就是我晚饭后最好的娱乐场所。中午不上学时,也是必去的。我的父亲是大队书记,一句话就可以把队长、保管、会计、看场的换了。所以我去场院玩,那是脚面水平趟。每次我去时,老戴头总是给我炒黄豆吃,有时还给我烧地瓜。反正啥时去,都有我吃的玩意。其实更吸引我的,是听老戴头给我背《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经》,听他给我讲夜明珠的故事。老戴头小时候念过私塾。他背《百家姓》时,头几句挺利索,后来一换韵就满嘴冒白沫,也听不清是啥了。我等着听的,就是韵脚那个字,不但能听清楚,也觉得有意思。后来,我也能把这些古代经典背出一小段。每次想和老戴头再学一遍时,黄豆就炒好了。老戴头是一边背着,一边用两块土坯支起一个破铁盆,在铁盆下面点燃高粱茬子,给我炒黄豆。我开始吃香脆的炒黄豆,这时老戴头就去干场院里的零活去了。
      因为总去队里的场院,也就经常遇见场院里的那些事。最让我开心的,就是场院里那小山一样的高粱垛。我常常靠在那里,看大人们打场、扬场。打场时,把高梁头铺在场院上,把毛驴或骡马的眼睛用布蒙上。有一个人站在中央,一只手牵着纲绳,一只手拿着鞭子,嘴里不停地喊着驾、驾的。我还爱看扬场。这活都是上点岁数的人来干。他们手拿木掀,弯腰撮起高粱粒,顺着风向往上一扬,高粱粒与高粱壳、轻碎的杂物就分开了。那时打场其实都是在快入冬时开始,一直到快过年时才基本完事。打场时,队长咋吵吵,也没人着急,没人使劲,就是哈巴狗撵兔子凭工磨。有时队里就供午饭。高粱米饭,小豆腐。小豆腐就是用剁碎的白菜和豆面子一起咕嘟熟的。队长说不能炒盐豆,人们一吃就撑得不干活。一次炒盐豆时,一位30多岁的农民吃了六大海碗高粱米干饭,不但下午活没干了,晚上坐一宿没睡觉。那海碗就是劣质的蓝花边瓷碗,比现在的二大碗大不了多少,大概能装半斤多米。
     每次吃饭,一般都少不下我。队长总是叫队上的保管员给我炒一大碗盐豆。我坐在场院看场屋的炕头,吃得有滋有味的。大伙就在场院里凑在一块吃。有一次我吃得撑挺了,躺在看场屋的热炕头睡着了。天黑回家时,正碰上队上的会计拿一个小面袋往家背高粱。这样的事,我偶尔碰上过几回。背的次数最多的,就是老戴头。老戴头年轻时媳妇病故了,是光棍一根。他总给队里的方寡妇偷摸地背粮食。有一次让我撞了个正着。老戴头放下手中的口袋,笑嘻嘻地向我走来。那口袋里足有50多斤高粱。这老头一下子抱起我,扒下我的裤子,使劲亲我的屁股。一边亲一边说:亲你个方寡妇。放下我后,又给我几个煮鸡蛋,接着又给我炒黄豆,给我背《三字经》。
      这些事,我回家从来不说。因为那时队长他们也没少往我家背粮食。说实话,他们拿那点,不值一提。我也不知道父亲是否知道我家多出的粮食哪来的。反正父亲经常处理其它生产队往家背粮的队干部和看场的。那时,一般人家都缺粮。我的母亲经常把家中的粮食送给队里缺粮的人家。
      后来,我对老戴头各种哄我的花样都不感兴趣儿了。炒黄豆我也不爱吃了,吃完总放屁。但我还是总去场院找老戴头。他看我不像以前那样笑了,就把放在场院屋的一个很大的海螺给我玩。这是一个海螺号,场院里分粮食时,队长就吹它。我怎么也吹不响它。那天中午,我吃完老戴头给我买的饼干,又喝了一瓶汽水后,拿起海螺号,鼓起腮帮子使足劲一吹,响了。我来劲了,又到屋外去吹,吹了足有2分钟。这下坏了,只见大伙从四面八方拎着口袋来了。他们以为场院里分粮了。老戴头两手拎着裤子,急三火四地从场院大东边的沟里跑出来。他是去沟里解手去了。我知道他这几天正闹肚子呢。他一边跑一边喊:------别吹------”这老戴头脑袋上的帽子掉了都不知道。我这时才发现,他脑瓜顶正中间绑着一条小辫,还系着红头绳。
      队长、保管、会计都来了。队长看着我,刚要开口说什么,我涨红着脸抢先说:我知道你往家背场院的粮食。队长的样子十分难看。他突然对大伙说:一会儿大队书记来看咱队的粮食产量,今天不分粮了。大伙都瞅瞅队长,又看看老戴头的小辫,叨嘞嘁咕地散了。晚上队长按家通知,说队上的海螺号瓣儿了,以后再分啥就敲铁道。那时,我就特佩服队长的脑子。我也不知当时为啥说那句话,我后悔死了。
      这些事,后来我父亲都知道了。他把老戴头调到大队部看电话连做饭。大队来了上级的工作队,也得找个做饭的。工作队走后,父亲又把队长提拔为治保主任。我没事时就去大队部溜达,老戴头就给我东西吃。有时,我还在那住一宿,夜里听老戴头给我讲夜明珠的故事。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社区广场
屌丝女神必须关注的那些事!
  • 平安是最大的幸福
  • 阳石山下圣水湖
  • 午后继续开会(小说)
  • 从升学宴说起
  • 心理贫穷症
  • 平安是最大的幸福
  • 阳石山下圣水湖
  • 午后继续开会(小说)
  • 从升学宴说起
武汉新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网论坛 长沙夜网 长沙桑拿 长沙夜生活 长沙桑拿 长沙夜网 长沙夜生活 长沙桑拿 长沙夜网 长沙夜生活 长沙夜网 长沙夜生活 长沙桑拿 重庆耍耍网 重庆夜网 重庆桑拿 重庆夜生活 重庆夜网 重庆桑拿 重庆夜生活 重庆耍耍网 西安桑拿 西安夜生活 西安桑拿网 西安夜生活 西安桑拿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合肥桑拿 合肥夜生活 合肥夜网 合肥夜生活 合肥桑拿 合肥夜网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南京夜网 南京桑拿 南京夜生活 南京桑拿 南京夜网 南京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外围女 外围女论坛 外围女伴游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手机触屏版 | 手机客户端 |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法律顾问 | 诚聘英才 | 工作证查验 | 友情链接 | 阜新人就上阜新网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1-2013 FUXINWANG.COM 版权所有 本站仅提供网上自由讨论,内容均由网友原创或收集自互联网,所有个人言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武汉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