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17|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随笔] 侠骨豪情谢久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6 22:4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李贺臣 于 2019-10-6 22:54 编辑


侠骨豪情谢久荣

李贺臣

                                        老中医.jpg

     已拼侠骨成孤注,赢得英名震万方。用这两句诗来评价谢久荣的一生,是很恰当的。但是,人们也许并不知道,其实早在青年时代,谢久荣就显示出了一身的侠骨豪情。
     谢久荣是一位五代祖传中医,一生专门从事治疗骨伤。谢久荣给患者治疗骨病的例子不胜枚举,特别是在接骨方面,感谢他的人数不胜数。他的病人遍及华夏大地,他出诊走过的足迹,更是无法细数。在这些事例中,最富有传奇色彩,也是最让谢久荣难忘的,是在黑龙江省伊春市治疗骨伤时发生的那些故事。
故事发生在1964年至1965年之间。
     谢久荣有一位同父异母的姐姐,家住伊春市。1964年,姐姐来阜新市探望母亲。姐姐在他们家住了一段时间,她每天都看见弟弟忙着给人治疗骨伤,忙得不亦乐乎。病人对弟弟是那么的信赖,弟弟总是把每一位患者最快地治愈。姐姐要回去了,她突然向弟弟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要求。
     谢久荣拒绝了姐姐的恳求,姐姐无奈,又向母亲求情,叫母亲说服弟弟,满足她的愿望。母亲摇摇头说:“你自己跟他说吧,这事我可说不了。”母亲给女儿使了一个眼色,叫她到后屋说话。
     娘俩来到了后屋,母亲示意女儿把门关紧。女儿关好门,会心地凑到了母亲的身边。母亲对女儿说:“你啊,一点都不了解你弟的脾气。你方才说,叫他去你那里挣大钱,那你打死他,他也不会去的。”
     “那我咋说啊?”女儿急着问母亲。
     “你就实话实说呗,就说你们那是林区,有很多伐木工人。他们当中有很多人伐木时不小心把胳膊腿的骨头砸断了,跟前儿的医院治不好,他们不但非常痛苦,而且耽误了木材的生产。”母亲对女儿面授机宜。
     “那样说他就去吗?”女儿将信将疑地问母亲。
     “试试呗。你看你开板就说去你那能挣大钱,你弟弟是爱钱的人吗?他心里想的是治病接骨。你可不知道,他经常背着我,悄悄地白给患者药。我明白,那些患者都是困难人家的,我就装作啥也不知道。”
      母亲的话一下子点拨了女儿,可是她又有点犹豫了:“弟要是说家这边的病人很多,他离不开咋办?”
    “傻孩子,家这不是有我吗?”母亲拍了一下子女儿的脑门。女儿恍然大悟,赶紧跑出去找弟弟了。
      姐姐学着母亲的话语,请求哥哥带着药去他们那给林区的伐木工人治疗骨伤。谢久荣征求了母亲的意见,母亲欣然允诺。
      来到伊春市的姐姐家时,已经黑天了。姐姐赶紧给弟弟做饭,谢久荣吃过饭后,就开始整理他带来的中药。他把那些面子药的大包分成一个个小包,一连气包出100多包来,然后就拿出中医的书籍,认真地看了起来,一点没有疲劳困倦的意思。
      第二天一大早,姐姐就把饭菜做好了。猪肉炖粉条,大块白豆腐拌上自家做的大酱,还有一盘炒鸡蛋。主食是白面馒头,谢久荣吃了一个馒头就说吃好了。他赶紧洗手,然后打扫屋子,他心里有数,一会儿患者就该接踵而来。果不出所料,没等姐姐收拾好碗筷,就见大门口那一个接一个的病人相继走进院里。有挎着胳膊的,有拄着拐杖的,有被担架抬着的,还有用马车拉着来的。一袋烟的功夫,屋里、院里就满都是来看病的人了。东北人都是活雷锋,谁要是知道一个好消息后,就会很快地传遍十里八屯,用不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就会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谢久荣一个接一个地开始给患者看病了。第一个走到他面前的是一位胳膊肘脱臼的病人,谢久荣给他轻轻地一端就复位了。那人当时就不疼了,谢久荣又给他一包药,叫他早晚白开水送下,一个月后就好了。陪同那位患者来的人很纳闷,说是在县城医院,三个大夫给端了半天,把病人疼得一身汗,也没给端正。他问谢医生,你咋一下子就端上了。谢久荣笑了笑说:“哪是一下子啊,我是分两次复位的,胳膊的下手臂是两根骨头,你这两根骨头都错位了,这是不能一次端正的,必须分两次复位,一根一根来。”为了能让他们听懂,谢久荣尽量用通俗的话给他们讲解。那人高兴地说,真神,多少钱啊。谢久荣说:“先不要钱,你先回去,好了以后,你在给个药钱就行。”由于谢久荣执意先不收钱,病人也就只好作罢。
      第二个过来的是一位大姑娘,她的病很特殊,她只要往下一蹲,右腿的膝盖处就会“嘎巴”的响一声。一个大姑娘家,得这病觉得很没面子,为此她一天哪也不去,就待在屋里,腿老直着,不愿意回弯,因为自己实在是不愿意听到那讨厌的声音。为此,姑娘很自卑,觉得这辈子算完了。父亲带着她走遍了黑龙江的大小医院不下20家,都没弄明白这是啥病。
      谢久荣听后微微一笑,他这一笑不要紧,把这爷俩吓一跳,以为谢久荣对这病没办法了。他们想错了,这病对于谢久荣来说是小菜一碟,在阜新时已经治好了好几位了。谢久荣说:“这病呢,详情我也不多说了,今天看病的人很多,也没那个时间了。很多术语,我说了你们也不懂,我给你一副药,回家按时吃,半个月就见效了,但是你一定要注意,一年内别干重活,轻点回弯。”爷俩连连点头,拿着药回家了,还是那句话,“病好了再给钱。”
      接下来就都是重症患者了,谢久荣一个一个的给他们诊治。手法复位,给药,“病好了给钱。”这些病人几乎都是在当地的医院没有治好的患者,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几乎就放弃治疗了,有的干脆就认命了,也就是接受了终身残疾的现实。可是,谢久荣却给可他们新的希望。东北人啊,就是实在,心里有啥说啥。他们盛赞谢久荣的医术,他们咒骂一些黑心的医院。有一位50多岁的大叔说:“谢大夫真了不起,手到病除啊。”
      忙活了一整天,一分钱也没挣到。姐姐有点着急了,可是她又不敢多说,怕弟弟不高兴。心想,这连人名都不记,以后万一要是人家不送钱来,上哪要去啊?难道弟弟不想走了,等着在这把钱收齐了再走?姐姐的心里有点画魂儿。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谢久荣的大名就在姐姐家的方圆几十里传开了。“谢医生来了,谢大夫到了,谢久荣在他姐姐家呢,谢神医带着药在此,谢老爷子来接骨了,谢一手来看病了。”人们越传越神,愣把一个30岁的谢久荣传成了谢老爷子。咋还传出个“谢一手”呢?那是的当地一位说大鼓书的先生编的,他说,谢大夫给人接骨,只要把一只手往你身上一搭,一摸,一按,一撸,不管你的骨头断成啥样,哪怕你是粉身碎骨,他都会很快地给你接上。
      对于这些传说,谢久荣也听到一些,但是他并没有在意。可是,他的灾难来了。一天,当地公安局的几个人来到谢久荣的姐姐家,给谢久荣戴上了手铐,然后把他给带走了。谢久荣的姐姐一下子傻眼了,她不知道谢久荣犯了什么罪。
      谢久荣哪里知道啊,当地的公安机关早就把他盯上了。由于他的名声越传越离谱,还有的说他长得像苏联人,好像在哪部电影里见过这个人,像是克里姆林宫里的一个保镖。当时中苏关系正在紧张的时候,况且伊春市属于边防城市。从这里往东走,不远就是边境线了。来这里的外地人,是需要当地的武装部开介绍信的,否则就得把你抓起来审查。
      谢久荣被当地的公安机关怀疑成苏联的特务,据说是来这里刺探我边防情报的。这也不知道是哪个人吃饱了撑的,瞎编一气。不过,公安人员还是认可信其有也不信其无。认可错抓一个人,也不能放掉某人身上任何一点蛛丝马迹的可疑之处,何况,谢久荣还拿不出武装部的身份证明来。
谢九荣被稀里糊涂地关进了拘留所。
      关于谢久荣的传说,一溜烟地就传到了当地一个县卫生局的袁局长那里。袁局长听出了两个问题,一个是说谢久荣被怀疑成间谍,另一个是谢久荣正关在当地公安局的拘留所。袁局长感到好笑,他认为医生成为间谍的概率是极小的,几乎是不可能。一来医生不愁吃喝穿用,不缺钱。谢久荣是一位中医,当时能成为一名成熟的中医,一般都是祖传或从师名医。中医也是中华文化的继承者,他们大都是爱国爱民的。就算是国外派来的间谍,想要冒充中医身份,那可不是说冒充就能冒充的,因为中医靠得是扎实的传统医学功底,靠的是丰富的临床经验,靠的是辩证的诊治。再说,这里不是还有他的姐姐家吗,那么他的姐夫也必然有着自己的家族体系。在东北,每一个家族体系都是一个很有实力的社会力量,这个力量与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是啥间谍就能随便插入的。说他是间谍,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些有嫉妒心的人在作祟,更多的是当地的庸医在无事生非。可悲的是我们的公安人员,太缺乏常识知识,缺乏理性思维,动不动就抓人。总这样下去,国家不就完了吗?
      袁局长听说谢久荣被关在拘留所,他就心里有底了。这些年,公安系统的人没少找他办事。有找他往医院安排人的,有找他给介绍好医生看病的,有找他弄各种稀缺医药的,袁局长都认真地给办妥了。任何一个地方的卫生局局长,都是那个地方集团势力的核心人物。特别是那些年,当地公安局的个别警察时常搞刑讯逼供,把好人给弄伤弄病了,公安局长就私下里找袁局长给摆平。在不违背大的原则的情况下,在不搞冤假错案的前提下,在当事人不受损失的自愿的范围里,袁局长都给一一地弄明白了,把事态控制在最小的程度上,最后一点一点地了事。
袁局长亲自找到三岔区公安局一把局长。
     “我跟你要一个人,就是你们关在拘留所的那个中医。别拒绝,别讲理由,我都弄明白了,他不是啥间谍,你手下人竟胡闹。”袁局长说的每一个字都不容置疑。
     “哈哈哈哈,我以为啥事呢。方才出去的那两位就是为这事来的,他们把人抓起来,却找不到证据,没办法了,让我给开屁股。这帮玩意,总想立功,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抓人。你说都是我的老部下,没办法啊。”公安局长弹了一下烟灰,然后出去了。不一会儿,方才那两个人跟着局长进到屋里。
      袁局长把谢医生从公安局里要了出来后,就直接把他领到当地的一家最大的医院里。院长赶紧出来接见,听了袁局长的安排后,院长不敢怠慢,立即把谢医生带到医院的住院部,这里住着10多位骨伤患者。
      袁局长说:“谢医生,这回就看你的了,咱真刀真枪地干一把,露露你的手艺吧。”谢久荣这时才弄明白,是卫生局的袁局长把他弄出来的,此时叫他给骨伤患者治病,要考验考验他。
      袁局长又特意对医院院长说:“叫你的人全力配合。”院长立即调来院里所有的医生、护士,叫他们一边配合谢医生,也是为了叫他们长长见识。这位院长有一个特点,凡是卫生局局长说的话,那就立即执行;凡是局长认可的人,他就当做局长家的亲戚对待。对于他这个态度,袁局长是心里喜欢,嘴上却不说。他说不说,人家院长的心里也是明白的。
      谢久荣仔细查看了所有病人的情况,他又看了病志,看了x光片。这些病人中,有两位是骨质增生,有一位是腰间盘突出,有三位是大腿骨骨折,还有一位是胯关节错位,另外几个都是四肢的小挫伤。
      谢久荣看完后说:“骨折的我明早给重新接骨,错位的给复位,其余的都吃我带来的中药。”有的医院里的医生互相之间小声嘀咕着,能这么简单吗?一直在一旁观看的袁局长说:“就按谢医生说的办。”
      谢久荣一连20多天,在医院里出诊,治愈了医院里所有的骨伤患者。在医院的这些日子里,那些起初曾怀疑他的医生们,都被他的医术所折服。当然最佩服他的还是袁局长。局长经常来医院看望谢医生,并总是问他有什么要求。谢久荣听出了局长的话外之音,那是想留他长期在这里坐诊。谢久荣可没有在这扎根的想法,他就故意装糊涂,以此回避着局长的话题。
      由于谢久荣是个有恩必报的人,所以他也不想让局长伤感。谢久荣每天总是积极地给患者看病治伤,想这样报答局长的恩情。可是,他越这样,局长越喜欢他,甚至有两天看不见他心里都是回事。有时,局长的女儿也跟着爸爸一起来看谢医生。看着谢医生治病时那干练的动作,局长的女儿简直就是着迷了。她暗暗地喜欢上了这位帅气精神的医生。谢医生的眼里总是透着一种慈祥、仁爱、深邃的目光,那是一种摄人心魄的眼光,女孩子都会对此痴情的。女儿的心思,瞒不过父亲的目光。袁局长总是在妻子和女儿的面前夸奖谢医生,局长是向她们娘俩传递着一个信号,那就是女儿嫁给谢医生他是同意的。
      局长的千金26岁,正在学医,是一位很有远大理想的姑娘。姑娘算不上什么大美人,但是由于家庭的熏陶,加上知识的丰富,她的言谈举止里显露出独特的魅力。这样的姑娘,一旦痴情于哪位男人,那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此时,只要谢久荣同意留在医院里,那么一切好运就会立即降临到他的头上。留下谢医生这事,医院院长已经在办公会上做了决定,他下令,医院里的任何人必须为此事作出努力。院长还特意强调说:“这可是局长交办的政治任务,每个人都有责任。”
      医院的院长正式跟谢久荣谈了三次,希望他能够留下来,医院可以满足他的一切要求。谢久荣婉言谢绝了。他不是对医院的条件不感兴趣,也不是不懂局长女儿的心思。他更加感恩局长对他的大德,感谢局长为他的操劳。袁局长就是他的伯乐,是他梦寐以求的知己。
      最后,谢医生跟院长说了自己的身世,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院长理解了他,表示尊重谢医生的选择。
      谢久荣13岁那年就结婚了,他的婚姻是母亲包办的。当时,他的家里开诊所,人手不够用,父母就张罗着给他说了一个媳妇。那时,谢久荣还很小,对很多事还不是很明白。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他对母亲是唯命是从,母亲对他也是说一不二。常年的从母为师,他已经养成了服从母亲的自然习惯。他早就为自己立下誓言,要照顾母亲的晚年生活,为母亲养老送终。对自己的母亲,要尽孝;母亲也是她的师傅,对自己的师傅,要尽忠。于天于地,于情于理,于母于己,于医于患,他谢久荣的人生轨迹,早已经安排好,他不能逾越这中华民族传统的道德,不能违背中国人的儒家思想。
     谢久荣的一番道理,深深地感动了医院的院长。院长简直就听得入迷了,真是与君一席谈,胜读十年书。院长心里想着,自己的医院咋就没有谢久荣这样的医生呢。院长把谢久荣的整个思想脉络原原本本地汇报给了袁局长,局长听完沉思了半晌,然后对院长说:“还有一层意思,你没懂。”院长瞪大眼睛看着袁局长。局长只说了一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说完,袁局长就转身走了。院长愣在那半天,没有回过神了。他知道这句古语的出处,也知道用白话文咋翻译这句话,可是他不明白,谢医生还有什么更加远大的抱负呢?
      三岔区的那家医院要给谢久荣报酬,谢久荣只收了自己应得的医药费和不多的出诊费,其余的钱他坚决一分不要。那些在他姐姐家接诊的患者,也都在病愈后,纷纷把药费和诊治费送到了谢久荣的姐姐家。
      谢久荣要走了,即将回阜新市,回到他的故土伊吗图。袁局长以当地卫生局的名义,给阜蒙县公安局和卫生局各发了一份公函,证明谢久荣在伊春市行医时没有出现任何医疗事故,没有诈骗行为,没有生活作风问题。谢久荣是在当地卫生局许可的情况下在此给患者治病,不属于非法行医。三岔区卫生局代表当地的患者,感谢谢久荣的医德医术,感谢他治愈了无数的骨伤患者。
      谢久荣回到了家乡阜新。他此去黑龙江伊春市,已经一年多了。他走时,小儿子刚出生,现在已经会坐着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最惦记谢久荣的还是他的妻子,她不懂什么大道理,就知道丈夫在黑龙江受冤屈了。她只有默默地期待着丈夫的归来,夜夜为丈夫祈祷,祝愿丈夫平安无事。她非常崇拜自己的婆婆,所以每当她心里难受的时候,总会听到婆婆对她说:“放心吧,一切都是该来就来,该走就走,该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她听不懂婆婆话里的禅机,但是她从婆婆的口气里听出,丈夫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会安全地归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社区广场
屌丝女神必须关注的那些事!
  • 平安是最大的幸福
  • 阳石山下圣水湖
  • 午后继续开会(小说)
  • 从升学宴说起
  • 心理贫穷症
  • 平安是最大的幸福
  • 阳石山下圣水湖
  • 午后继续开会(小说)
  • 从升学宴说起
武汉新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网论坛 长沙夜网 长沙桑拿 长沙夜生活 长沙桑拿 长沙夜网 长沙夜生活 长沙桑拿 长沙夜网 长沙夜生活 长沙夜网 长沙夜生活 长沙桑拿 重庆耍耍网 重庆夜网 重庆桑拿 重庆夜生活 重庆夜网 重庆桑拿 重庆夜生活 重庆耍耍网 西安桑拿 西安夜生活 西安桑拿网 西安夜生活 西安桑拿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合肥桑拿 合肥夜生活 合肥夜网 合肥夜生活 合肥桑拿 合肥夜网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南京夜网 南京桑拿 南京夜生活 南京桑拿 南京夜网 南京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外围女 外围女论坛 外围女伴游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手机触屏版 | 手机客户端 |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法律顾问 | 诚聘英才 | 工作证查验 | 友情链接 | 阜新人就上阜新网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1-2013 FUXINWANG.COM 版权所有 本站仅提供网上自由讨论,内容均由网友原创或收集自互联网,所有个人言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武汉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