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75|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连载] 他的名字叫别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7 21: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李贺臣 于 2019-10-7 21:09 编辑

他的名字叫别扭

□李贺臣

别扭.jpg

     小伙伴给他起别扭这个外号,就是因为他说话囔囔鼻子,听着不习惯。一开始,大伙只是背后叫,有那实惠儿的孩子,当面也叫。渐渐地,别扭这个外号就把他真实的名字淹没了。别扭不在乎,还经常说:“俺娘说了,没有外号不发家。”后来他的父母也和他叫别扭,别扭就成了他的名字。
     别扭11岁那年,去河里抓鱼时,为了争抢一条鱼,和一个城里来的孩子打了起来,鼻梁子被人家一拳头打塌了。妈妈找人把他送到镇里的卫医院,医生把鼻梁子给腾了起来。回到家后,倔强得出奇的老爹,又搧了别扭两个大耳刮子。别扭这囔囔鼻子就坐根儿了。你说别扭的爹有多倔吧。一次他在屋里被镰刀绊了一下,差点没摔倒。他拿起斧子,把镰刀拿到屋外垫在石头上砸了好几瓣。一边砸还一边狠嘞狠歹地说:“看你再绊我,看你再绊我。”
      别扭是他妈42岁那年生的,上面还有四个哥三个姐。别扭打小喜欢音乐,虽然鼻子这样了,一天还是曲儿不离口,大伙都说咋听咋别扭。别扭只管唱自己的,那是他心中天生的快乐。
      村里的孩子再也不愿和别扭一起玩了。别扭总是主动地找大家玩,有时还把妈妈贴的苞米面大饼子分给大伙吃。就这样,有那么几个小伙伴又和他一起玩了。在玩耍中,都拿他当勤务兵使用。这个说:“别扭,给我拿着衣服。”别扭就说:“好。”那个又喊:“别扭,给我挠挠脊梁骨。”别扭立即应道:“行。”别扭总是很高兴地为大家做事。别扭大眼睛,五官端正,就是鼻梁子重新腾起来之后,外面多了一个包。别扭成年后,是个大高个,足有1.78米。
      别扭上初中三年级的第一天,他早上第一个来到班级。放下书包后,他上了一趟厕所。回来时,看见校外的一个小无赖,从他书包里把钱翻走了,那是别扭这个学期的书费啊。别扭一边追着一边喊,正在往学校里走的几位老师和学生们,楞没听清他喊得是啥。他回家找他爹,老爹硬说是他自己把钱弄丢的,还踹了他一脚,再也不让他上学了。别扭从学校里下来,那是早晚的事,他们全家还就算别扭的学历最高了。
      别扭家有20只本地绵羊,原来是他老爹天天放牧。别扭不上学了,就开始在家放羊。春天羊群跑青,别扭就用自制的投石棍甩出一个小石子,每次都能准确地打在头羊的身上。那个准劲,叫所有放羊的人羡慕。别扭放羊时,总是背着一个大布兜子,顺便拣些蘑菇、野菜、松树塔啥的。晚上回来时,总有一些孩子,和他要野菜,他就一人给一大把。有时回到家,一点不剩。他还笑嘻嘻地告诉他爹:“都给别人了。”他爹心不顺时,就骂他缺心眼。
      别扭家在大水泉子村,位于医巫闾山余脉的山脚下。山根处有一个泉眼,开冻后下游的小河里流水不断。水里有鱼,当地人叫泥嘞钻子,还有一种叫花凌票子。别扭就是在家门前这条河里抓鱼时,受伤成为囔囔鼻子,留下了终生的遗憾。
      别扭家门前的这条小河,一直流到老矿区的一条大河里。别扭的家离老矿区只有5公里,那里的一家国矿倒闭了,但个体小煤矿却开了20多家。那些开矿的老板,有发财的,有赔得一塌糊涂的,还有半道就卖矿的。别扭19岁那年,和村里的爷们一起到矿上打工。他一上班就下井采煤。井下哪的活不好干,班长就把他安排到哪。他也不吱声,就是吭哧吭哧地干活。到月底开工资时,班长说他一共25个工,他就说:“行。”其实他一个班也没耽误。老规矩,发了工资,大家必须去下饭店,十次有八次都是别扭结账。别扭剩的钱,还有一千多,他回家如数交给老爹。老爹很少见这么多钱,大嘴裂到耳朵根子去了。别扭给他爹钱时,嘟囔了一些啥,老爹也没听清,其实也不想听。都说人们见钱眼开,可别扭他爹是见钱耳聋。别扭从小就不撒谎,他是想把自己在饭店花的钱,告诉他爹,可是他爹见到钱,别的就啥也不管了。
     别扭下井,钱没少挣,也没少请大伙下饭店。下井的人里,啥岁数的都有,别扭是最小的一个。这些人互相之间都称呼伙伴。下井工人的钱,连年上涨。可是哪年村里都有一、两个人死在井下。都是别扭帮着料理的丧事。每次送走一个伙伴,别扭都哭一阵子,最后给同伴的妻子、孩子扔下几百元钱,就又去上班了。在同伴归天的掌子面,他照样猫腰采煤,和谁也不愿说话。他心里难受。
     有人说别扭福大命大造化大,多咱出事,他毛都碰不着。说这话的那年的夏天,别扭摊事了。他和一位同伴一起,被一块足有500多斤重的大石头,实得惠儿地压在了掌子面上。那个同伴靠里侧,外面的人根本够不着他。班长自己过来想救人,当时一下子就能把别扭拽出来,因为他靠在外侧,可别扭死活不出来。后来人们才明白,别扭要是出来,那快大石头的重量,就得同伴一个人承担,那同伴的小命就没了。等到生产矿长领着一大帮人,把石头弄起来后,别扭和他的同伴一起获救了。俩人安然无恙,只是身上破了一点皮儿。
     别扭和同伴在家呆了半年,没去上班。就在这半年里,别扭结婚了。是同伴的妹妹嫁给了他。他给了同伴一条命,这门婚事就顺理成章地被好心的媒人挑明了。从外表上看,这位女孩老实得近乎发呆,其实她一点不傻。她早就看中了别扭的憨厚劲,别扭也对她早有意思,所以媒人一说就妥了。村里的人都说,他俩结婚后,日子一定错不了。婚礼很简单。俩家只有一百米的距离。正好别扭的表哥从市里打车来喝酒,别扭就给这位出租车司机50元钱,把新娘给拉来了。
     半年后,别扭又去下井了。这时下井的工资,一个月至少5000元。别扭仗义救人的事,在下井的人中传开了,这回大伙都愿意和他在一个班上干活。别扭一上班,就当上了班长,也成为一个带班的,每个月都能挣8000多元。可他拿回家的只有4000多元,另外那些钱,大部分都请大伙喝酒了。同伴们谁家有困难,别扭就给个几百。一年后,别扭当段长了,就是大带班的,最多时带7个班,管100多号人,一个月挣15000多元。别扭为啥能当上段长,有人说是别扭花钱收买人心了,有的说是别扭井下的活好。别扭在井下有一个绝活,就是打炮眼。不管多么坚硬的岩石,别扭都能用矛头很快地把炮眼打好。这一手,矿上的人都服。其实谁当段长,就是看你是否能够拉出一伙人。矿长是见煤给钱,别的不管。别扭领的这伙人,特别能干,三年多的时间,给矿上弄出老鼻子煤了。别扭也不紧不慢地攒了20多万元。
     乡下人有点儿钱,脸上、嘴上、腿上都瞒不住。别扭有钱了,嘴上叼着“人民硬”烟卷,哼哼着小调,有空就上卖点买些零嘴啥的。可烟是不用买的,那都是班长们和会来事儿的工人给买的。他也不咋上班,只是隔三差五地去一趟。小事都是在家电话遥控。别扭还买了电脑,没事就上网聊天、斗地主、偷菜。别扭不上班,不是偷懒,也不是装老大。理解他的人都知道,那是他的无奈。这一年里,生产矿长总缠着他去市里潇洒。洗澡按摩看二人转啥的一样不拉。下井工人里有几个总是穿着靴子跟着去,结果洗浴中心的小姐给这些人起了一个名,叫“靴子帮”。别扭看不惯那些破烂事,又不敢得罪生产矿长,就把钱给一位班长,叫他领着去。那些在他手下当班长的,也经常拿着菜到他家吆五喝六地喝酒。有一位叫小算盘的班长,算计着下井的活,长久不了,就总想在村里多包点荒地种。这天,他主动买了很多好菜,约上其他几位班长,来到别扭家喝酒。喝完酒又帮着收拾桌子,扫地。大伙坐炕上喝水聊天时,小算盘对别扭说:“段长,村委会到界了,你当村主任吧,俺们哥几个都选你。”别扭说:“别扯了,我才不当那玩意呢。”大伙你一言,我一语地都开始劝别扭了。一连半个月,大伙天天晚上来磨叽这事。别扭动心了。在大家的劝说中,他想起了自己过去在村里谁也瞧不起的滋味。有一年清明时,他在自己家房西的地里点火烧玉米叶子啥的,被林场的防火队罚了1000元。有人对别扭说,你要是村干部就不挨罚了。这话别扭信。
     接着大家的话茬,别扭就说了:“行,我干,可我不让人家白选,一票200元。”几位班长给跑票,结果一选就成了。别扭花掉了所有的积蓄,弄了个村官当。这一届也没人竞争,原来的村主任死活不干了。有人说别扭是花钱买的村主任。别扭心里想,我是不让大伙白选我,那是答谢,咋还买的村官呢。别扭就是这么个实心眼的人。
     当上村官后,外界的交往就大了。也没办法,那些面上的人,随便找个借口就请客,你就得随礼,价码越来越高。镇政府的街面上,有位卖花圈、寿衣的,也搞开业庆典。大伙捏着鼻子去随礼。不到二年,别扭随礼就花了2万多。别扭当上村主任后,就考了驾照,又弄一辆老掉牙的桑塔纳轿车,整天嗡嗡地开着到处随礼、开会、庆典、学习、聚会,根本就没时间去矿上上班了。这一天只是花钱却不进钱。那几年都是旱年头,地上基本就白扯了。村干部的工资是一年一开,主任每年只有8000元钱工资,别扭的钱上哪够花去。下井攒下的那点家底很快折腾没了,别扭欠下一屁股外债。虽然没人来要,可别扭就是欠不得人家的,他比债主还急。无奈,第三年他又去矿上下井了。他不好意思回原来的矿,就到另一个矿当个普通工人,还是吭哧吭哧地干活。矿上的井下工人是三班倒,赶上白班时,村里有啥事,别扭就不管了,就是镇里开会,也只好不去了。好在村官民选,谁把他也咋的不了。就这样两头忙干了一年,还上了所有的外债。
     三年的时间过去了,村委会又开始换届了。别扭就没黑没白的跑票,矿上的班只好不上了。手头里刚攒下的一万多元钱,很快花没了,都买烟吃饭了。选举结束后,别扭落选了。那一晚,他哭了。他没心疼那个村官,也没心疼钱,他是为人心而伤感。这话,他和谁也没说。大伙传说,和他竞争的那个对手,花了18万。不知是谁把这事弄到了县纪检委那,纪检委派人来查了半个月,也没找到证据,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于是新的村主任就上任了。别扭把自己在村委会使用的办工桌收拾收拾,就悄悄地回家了。
     别扭的村官没了,暂时又没心思出去打工,在家闲着没事,就和媳妇在家开了一个麻将馆。别扭的媳妇啥事都依着他,别扭说开麻将馆,她虽然不会玩麻将,但也不反对。别扭借钱买来两台麻将机,按锅收费,哪天都能挣个200多元。缺人时,别扭就顶几把。有时玩上瘾了,就是来八个人,他也不下去。好脾气的媳妇也不说啥。一天,一位大款开着本田娇车来打麻将。三缺一,别扭又上去干上了。别扭的牌兴了一宿,大款一宿都背。别扭赢了两万多元。散场时大款有点沮丧,坐在凳子上抽闷烟。大款带来的一位妖艳的女人,一个劲地磨叽。别扭看自己的媳妇睡得死狗似的,就把赢的钱悄悄地还给了大款。虽说别扭的媳妇是个没啥说道的主,可这么多钱,别扭也有点不愿出手。要是媳妇醒着,好像就没啥退还的理由了。大款临走时说:“大哥,我记住你了。”这话别扭听得多了,也没在意。
     大水泉子村有一个规矩,不论谁上来当村主任,都要重新发包机动地。别扭干时,也发包了,可别扭用发包的钱修村路了。为这,村农经员还和他干了一架。这回别扭不当村主任了,新上任的村主任又决定发包机动地。可是上级来人干涉了,说是实行“六步工作法”,村里的事,必须得党支部提议,党员大会通过,再经过村民大会同意。到村民大会这步时,同意发包和不同意发包的,人数相等,这事就搁下了。一部分想鼓动发包的人,连着好几天晚上来找别扭,意思是让他出面弄这事。他毕竟当过村干部吗,在镇里也混得很熟。别扭始终没答应这事。
     这天晚上,大伙又来了,别扭就招呼他们喝酒打麻将唠闲磕。快到半夜时,以前在他家打麻将输钱的那位大款来了。他进屋就说:“大哥,我来了。”别扭这人对谁都热情,立即把媳妇喊起来炒菜。加上村里的几个哥们,正好一张桌,大家推杯换盏地就喝上了。大款首先端起酒杯对别扭说:“大哥,我请你出山。”别扭楞目楞眼地囔囔着鼻子说:“出啥山?包地啊?”大款说:“包啥地,我买了一座煤矿,我请你当生产矿长。”大款喝下半杯酒紧接着说:“我在市里还有个洗浴中心,在省城还有一个本田轿车的4S店。”大款往嘴里夹了一口菜,一边吧嗒着一边说:“这煤矿啊,就托付你帮我管理了。”
     别扭瞪着大眼珠子,啥也不说。村里的几个哥们可来劲了,轮番地给大款和别扭倒酒夹菜。谁都知道,矿上有自己的人说了算,那要是去干点啥,就是往家背钱一样。别扭点燃了一根白红梅烟,显然有些激动地说:“我能行吗?”要说矿上的事,都在别扭的心呢。那生产矿长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且在许多事情上,都是先斩后奏。这个抢眼的角色,一般都是矿长的直系亲友担任。大款喝干了杯里的酒,红着眼睛说:“就这么定了,你明天就去上班。”大款说着就下地穿鞋了,他说:“我明天早五点和原矿主交接,你必须四点到矿上。”大款说完就走了,看样子他还有许多事要办。
     送走了大款后,做梦一样的别扭回到屋里,又和几个哥们喝上啤酒了。这个说:“大哥,你当村主任时,俺们全家都选你了,这回你咋的也得给我弄个保管啊。”那个说:“老弟,让我儿子就当电工吧。”大伙把矿上地面的好活一会儿就给安排完了。别扭只是哼哈地应着。他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人们走利索时,已经是后半夜两点多了。别扭俩口子收拾完屋子,都三点了。媳妇很快睡着了。别扭躺在那咋也睡不着了。他想:这是咋的了,村里的几个人天天来找我,让我鼓动发包机动地。这大款又来找我当生产矿长,能是真的吗?他又想到了自己的媳妇。不论他是穷,还是富,媳妇都啥也不说。这些年跟着自己也没享着福,攒点钱也都叫自己败乎没了。还真得趁体格行了,抓紧出去挣点,咋的也得给媳妇上个养老保险啊。别扭想,也不知这个大款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自己和他仅仅是玩过几次麻将,虽说那次退给他两万元钱,可赌场的事,谁会放在心上。等别扭翻身来困劲时,大门外汽车喇叭响了。矿上的车来接他上班了。别扭一骨碌起来了,他给媳妇重新盖好被,关上门,就和司机搭讪着走了。
     来到矿上的大门口,别扭下了车,使劲揉揉眼睛一看,他这才明白过来,这就是他在这干了八年的那个煤矿。他心想,咋还卖了呢?只见一大帮人在那围着,都是原来矿上的工人。因为矿上欠他们的工钱,听说矿主把矿卖了,都起大早来要工钱了。别扭仔细一看,大都是他以前当段长时的哥们。别扭和每一个人打招呼。他对大伙说:“你们都先回去,我是这里的生产矿长了,你们的事有我在,啥也差不了。”嘿,别扭的话真管用,大家呼啦一下子就散了。大款在院里迎了出来,紧紧地握着别扭的手说:“我就说嘛,我不会看错人的。”
     交接完毕后,别扭就带着帽斗子下到井下看了一遍。这个井他太熟了。一升井他立即给几个从前的哥们打电话。晚上的零点班就开始正式开工了。不到一个月,别扭就替原矿主还清了他拖欠的工人工资。因为交接时都讲好了,过去拖欠的工人工资由新矿主负责。一年多的时间,别扭就给矿上赢利600多万。别扭一时间成了大人物,到哪都前呼后拥的。他的车也换新的捷达了,手机两部,一码抽20元一盒的玉溪烟,说话咬文嚼字的,囔囔鼻子的声,也不那么重了。矿上的人都和他叫“王矿”,也只知道他姓王,似乎叫啥名没有必要记住。别扭从来不卡手下人,谁要是给他送礼,他都回赠成倍的钱物。别扭是坚决不去市里潇洒。班长或工人谁要是因为去潇洒耽误班,他就每人罚1000元。罚款都是立即交款,没有等开工资再扣的说法。不交罚款,你就走人。工人们谁也不愿意走,因为在这上班,比在别的矿每月可以多挣3000元。矿上的安全抓得非常好。别扭认为井下不安全时,就立即停产,亲爹说也没用。他的管理方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大款矿主时不时地就请他海喝一顿。
     那天大款又请别扭喝酒。俩人碰杯后,大款说:“你看矿上的干部是不是太多了。”别扭说:“有一半就够用。”大款不断地给别扭倒酒,俩人不断地干杯。喝着喝着,别扭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就留一个心眼,故意在干杯时洒掉一大半。果不出所料,大款说话了,“大哥,这干部也不好减,”他自己又干了半杯酒,“你看这样行吗,大哥你先回家呆几天,带个头,过几天你再回来……”没等他说完,别扭就起身走了。别扭早有耳闻了,知道大款的话里真正的意思是啥。大款有一个小姘,小姘有一个远房的表舅的儿子,已经在矿上晃荡好几天了。这小子到处管事,到处找茬训人。他早就把自己当成生产矿长了。
别扭算完自己的工资就开着车回家了。媳妇问他:“咋这么早就回来了?”他说:“人家不用了。”媳妇啥也没说,就去炒菜了。别扭吃完饭,香香地睡了一觉。起来和大伙玩起了麻将,好像啥也没发生过似地,就是做了一场梦。
     别扭在家闲呆了一个多月。一天大款又来找他了,说了一大堆好话,请他再次出山。因为自从别扭走后,矿上不给工人开工资,有一些人到别的矿上下井了。和别扭一个村的都回家不干了。工人们有一句话,拎着帽斗子,到哪都下井。那位小姘的远房的舅舅的儿子,啥也不懂,干了没10天,井下死了两个人。没到两个月,矿上就亏损了200多万。
     别扭好像没听懂大款的话似的,不紧不慢地囔囔着鼻子说:“我这腰病啊,咋也治不好,我可不下井了。”任凭大款说出天花来,别扭就是一句话:“再也不下井了。”无奈,大款只好没趣儿地走了。实际上,生产矿长是不用老下井的。可别扭当生产矿长,总是在第一线指挥,加上这些年始终在井下干活,他确实落下了腰疼的病。
     打发走大款后,别扭总觉得心烦。他也不玩麻将了,就到一个好哥们家串门。那位哥们说,村里的爷们都想去外省的煤矿下井,据说那里的井下没有瓦斯,随便抽烟,就是点一堆火都没事。那里的井口特大,和火车隧道似的。巷道里可以开进三轮拖拉机。爷们要走,自然惦记着家里的几亩地。有20多家都想把地包出去。现在没人包,都挺愁的。这乡下人啊,心里总是惦记着家里的那点地。别扭说:“你把大伙都喊来。”一袋烟的功夫,大伙都来了。别扭对大伙说:“你们去吧,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去闯荡了。”他点上一根白红梅烟,看着大伙说:“把地包给我吧,啥价都行。”就几句话,这事就这么定了。
     第二年开春,别扭就忙活开了。他400元一亩,包了80多亩地,连自己家的,一共有100多亩。别扭拿出当生产矿长时攒下的几个钱,又买一辆四轮拖拉机,还买了灭茬机、播种机。一码机械化种地。他连打麻将带经管着这些地,用他自己的话说,还闲着半拉身子。别扭干农活时就开着四轮拖拉机,没事就开着轿车溜达,嘴里还是经常地哼唧着小调,谁也听不清是啥曲。有好信儿的问他哼唧啥呢,别扭就说:“我也没听清。”逗得大伙哈哈笑。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社区广场
屌丝女神必须关注的那些事!
  • 平安是最大的幸福
  • 阳石山下圣水湖
  • 午后继续开会(小说)
  • 从升学宴说起
  • 心理贫穷症
  • 平安是最大的幸福
  • 阳石山下圣水湖
  • 午后继续开会(小说)
  • 从升学宴说起
武汉新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网论坛 长沙夜网 长沙桑拿 长沙夜生活 长沙桑拿 长沙夜网 长沙夜生活 长沙桑拿 长沙夜网 长沙夜生活 长沙夜网 长沙夜生活 长沙桑拿 重庆耍耍网 重庆夜网 重庆桑拿 重庆夜生活 重庆夜网 重庆桑拿 重庆夜生活 重庆耍耍网 西安桑拿 西安夜生活 西安桑拿网 西安夜生活 西安桑拿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合肥桑拿 合肥夜生活 合肥夜网 合肥夜生活 合肥桑拿 合肥夜网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南京夜网 南京桑拿 南京夜生活 南京桑拿 南京夜网 南京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外围女 外围女论坛 外围女伴游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手机触屏版 | 手机客户端 |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法律顾问 | 诚聘英才 | 工作证查验 | 友情链接 | 阜新人就上阜新网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1-2013 FUXINWANG.COM 版权所有 本站仅提供网上自由讨论,内容均由网友原创或收集自互联网,所有个人言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武汉新闻网